倉央嘉措(1683.03.011706.11.15),門巴族,六世達賴喇嘛,法名羅桑仁欽倉央嘉措,西藏歷史上著名的詩人、政治人物。

風動之美.jpg

康熙二十一年二月二十五日,五世達賴羅桑嘉措圓寂,他的親信弟子桑傑嘉措,秘不發喪,向外界宣佈,達賴喇嘛已入定,進行無限期的修行,靜居高閣,不見來人,桑傑嘉措一面欺瞞僧侶民眾和康熙皇帝,一面迅速派人到民間尋找轉世靈童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倉央嘉措生於西藏南部門隅納拉山下宇松地區烏堅林村的一戶農奴家庭,父親紮西丹增,母親次旺拉姆。家中世代信奉寧瑪派佛教。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桑傑嘉措找到倉央嘉措。但桑傑嘉措的使者並沒有把意圖告訴孩子的父母。

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康熙皇帝得知西藏五世達賴已圓寂多年。康熙十分憤怒,致書嚴厲責問桑傑嘉措。桑傑嘉措一面向康熙承認錯誤,一面派人去門巴迎接轉世靈童。

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在桑結嘉措的主持下在布達拉宮舉行了坐床典禮。成為六世達賴喇嘛

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被政敵向康熙報告:六世達賴倉央嘉措沉溺酒色,不理教務,不是真正的達賴,而他寫的那些情詩就是證據。請予貶廢。康熙皇帝於是下旨:拉藏汗因奏廢桑結所立六世達賴,詔送京師。

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押解途中在青海湖病逝。年24歲。因當時是罪犯身分,就被(棄屍荒野)所以,沒六世達賴喇嘛的陵墓。

拉薩青海湖 225.jpg

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的詩

那一刻我昇起風馬旗 不為祈福 只為守候妳的到來
那一日我壘起瑪尼堆 不為修德 只為投下心湖石子
那一月搖動所有經筒 不為超渡 只為觸摸妳的指尖
那一年磕長頭在山路 不為覲見 只為貼著妳的溫暖
這一世轉山在那聖地 不為輪迴 只為途中與妳相遇

 

曾慮多情損梵行
入山又恐別傾城。
世間安得雙全法,
不負如來不負卿

 

住進布達拉宮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薩街頭,
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

 

在那東山頂上升起皎潔月亮,瑪姬阿米的面容,浮現在我的心上

 

最好不相見

最好不相見,便可不相戀

最好不相知,便可不相思

 

夜裏去會情人 破曉大雪紛飛
保密尚有何用 雪地留下腳印
人家說我閒話 我認為並不差
我那輕盈腳步 到過女店主家
六世達賴喇嘛 倉央嘉措

 

潔白的仙鶴啊
請借我雙翅一飛
我不會飛的太遠
只到理塘一轉便回

 

網路上的好文

不負如來不負卿,倉央嘉措 : 詩與情的謎題

原創|發佈:2016-12-04 16:05:09    更新:2016-12-04 16:05:09

閱讀 333793 1351

六世達賴.jpg

你見,或者不見我,我就在那裏,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裏,不來不去……”自從《見與不見》與《最好不相見》兩首詩大範圍傳播後,作為網傳作者的倉央嘉措也隨之大火。

然而,經考證,電影中出現的兩首詩皆非出自倉央嘉措之手,前者是當代詩人紮西拉姆·多多的作品,後者只有幾句是倉央嘉措寫的,被人逐漸演繹成長詩。倉央嘉措幾乎從未寫過長詩,而且只用藏文寫詩。依藏文格律大多是六言四句,極少六言六句。

在西藏歷史上,六世達賴倉央嘉措的確是個偉大的詩人。藏族人念的最多的是六字真言,唱的最多的就是倉央嘉措的情歌。

倉央嘉措的生平至今沒有發現任何可靠記載,與他同時代的西藏第巴(藏王)桑結嘉措曾寫有一部《六世達賴喇嘛傳》,記載了倉央嘉措從出生一直到在布達拉宮坐床的經歷。當時政治鬥爭錯綜複雜,這部傳記沒有完成,已經完成的部分從史學研究的角度看也不完全可信。六世達賴圓寂後,阿拉善的蒙古族喇嘛阿旺多吉又寫了一部《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秘傳》,說倉央嘉措24歲時沒有病逝於押解途中,而是逃到阿拉善,隱姓埋名,在蒙藏各地繼續修行傳法。這更有可能是一種美好的願望,而非歷史的真相。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倉央嘉措是清廷、藏地、蒙古三方政治鬥爭的犧牲品,也是歷代達賴中最有人情味的一個。從他留下的情詩來看,他是個有靈氣的詩人,真誠的戀人,也是個不守清規戒律的小和尚。他的一生是難以捉摸的傳奇,三百多年來吸引了無數人去探秘追尋。

從農奴之子到雪域之王

歷代達賴都是剛一出世就作為轉世靈童被接進寺廟,由高僧傳授佛法,接受萬民朝拜,幾乎從無機會接觸人間煙火。六世達賴之所以成為最有人情味的活佛,是因為他直到15歲才得知自己是轉世靈童,莫名其妙地被請進布達拉宮。他出身于農奴之家,生長在廣闊的藍天之下、草原之上,相傳還有一位熾熱相愛的初戀情人,他本來過著普通藏民自由淳樸的生活,卻在15歲那年突然被鎖進高山深宮。這一切源自一場本來與他毫無關係的政治陰謀。

1682225日,在剛剛重建峻工的布達拉宮裏,五世達賴羅桑嘉措圓寂,他的親信弟子桑結嘉措,為了繼續利用五世達賴的權威掌管藏傳佛教格魯派(黃教)事務,秘不發喪,向外界宣佈,達賴喇嘛已入定,進行無限期的修行,靜居高閣,不見來人,一切事務均由第巴負責處理。在藏語裏,第巴的意思是由達賴任命、管理衛藏行政事務的最高官員,俗稱藏王,當時的第巴就是桑結嘉措。民間有傳言說他是五世達賴的私生子,但這種說法並沒有確切證據。

桑結嘉措一面欺瞞僧侶民眾和康熙皇帝,一面迅速派人到民間尋找轉世靈童,這樣,日後一旦真相敗露,也能馬上迎六世達賴入宮。

尋找轉世靈童的地點,選在了西藏南部門隅納拉山下,這裏偏僻、安定,容易保守秘密,並且那裏的人們大多信奉紅教,即藏傳佛教的寧瑪派,誕生一個黃教教主出來,將有利於黃教勢力的擴大。

按照當時黃教的規矩,哪個嬰兒抓取了前世達賴的遺物,即證明是達賴轉生。一名叫阿旺嘉措的農奴之子就這樣被選中,但桑結嘉措的使者並沒有把意圖告訴孩子的父母。

1696年,康熙皇帝在平定準噶爾的叛亂中,從俘虜那裏偶然得知西藏五世達賴已圓寂多年。蒙古準噶爾部的首領是噶爾丹,他早年赴西藏投達賴喇嘛,習沙門法,與當時正在學習的桑結嘉措過往甚密。兩人分別執掌蒙藏大權後,桑結嘉措一直期望聯合噶爾丹的部隊增強黃教的實力。因此準噶爾部的俘虜才知曉拉薩的內幕。

康熙十分憤怒,致書嚴厲責問桑結嘉措。桑結嘉措一面向康熙承認錯誤,一面派人去門巴迎接轉世靈童。當年的靈童已成長為15歲的翩翩少年,在世人欽羨的目光下,他從農奴的孩子轉眼變成至高無上的活佛,而告別親人、戀人、自由的愁苦,只有少年自己知道。

流浪在拉薩街頭的最美情郎

1697年,阿旺嘉措被從藏南迎到拉薩,途經浪卡子縣時,以五世班禪羅桑益喜為師,剃髮受沙彌戒,取法名羅桑仁欽倉央嘉措。同年1025日,於拉薩布達拉宮舉行坐床典禮,尊為六世達賴喇嘛。

倉央嘉措,藏語意為梵音之海,美麗的名字仿佛暗示他擁有天賦的詩意。在布達拉宮,倉央嘉措受到嚴格監督學經修道,他常走出庭院散心,而那些年老的經師則亦步亦趨地跟隨著他,懇求他繼續學經,生怕被第巴責駡。倉央嘉措出身紅教家庭,紅教教規並不禁止僧侶娶妻生子,而黃教則嚴禁僧侶接近女色,更不能結婚成家。對於種種清規戒律繁文縟節,倉央嘉措難以適應。

倉央嘉措雖有達賴喇嘛之名,卻並無實權。第巴獨掌大權已久,達賴喇嘛只能作為傀儡存在。生活上遭到禁錮,政治上受人擺佈,倉央嘉措內心抑鬱,索性縱情聲色,這既出於他對自由與愛情的嚮往,也是他對強加的戒律和權謀的故意反叛。就像他那首著名的詩歌寫的:住進布達拉宮,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薩街頭,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據傳說記載,他一到晚上就化名達桑旺波,以貴族公子的身份,流連於拉薩街頭的酒家、民居,再後來,竟身穿綢緞便裝,手戴戒指,頭蓄長髮,醉心于歌舞遊宴,夜宿于宮外女子之家。

他某天晚上在雪中去秘會情人,回來時留下腳印,執掌戒律的鐵棒喇嘛發現,以為有刺客,便進入倉央嘉措寢宮,發現他一個人睡在屋裏,鐵棒喇嘛於是循著腳印向另一方走去,找到了倉央嘉措情人的家,率領僧侶以酷刑將這個情人處死。

在倉央嘉措的情人中,最著名的莫過於瑪姬阿米,如今拉薩八廓街上,有一家餐廳就以此命名,世界各地遊客來拉薩旅遊幾乎都會進入這家餐廳。瑪姬阿米在藏語中意為未婚的姑娘,這究竟是倉央嘉措某個情人的真名,還是一種廣義的代稱,歷來存疑。但倉央嘉措寫給瑪姬阿米的詩流傳很廣:在那東方的山頂,升起的潔白月亮,瑪姬阿米的臉龐,漸漸浮現在我心上。這首詩被現代歌曲廣為改編傳唱,比較著名的有譚晶演唱的《在那東山頂上》,由《青藏高原》的作曲者張千一譜曲。

放浪形骸並沒有讓倉央嘉措真正感到快樂,畢竟他永遠不可能回到少年時代的自由天地,永遠不可能與任何一個情人長相廝守。曾慮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恐別傾城。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這是倉央嘉措詩歌中最著名的一首,翻譯的品質也屬上乘。從中可以讀到這位活佛的痛苦,也能讀到他不同凡俗的悟性。

蒙藏政治鬥爭的犧牲品

倉央嘉措叛逆而矛盾的生活並未持續太久。當時西藏政局動盪,早在明末清初,黃教為取得西藏統治權,聯合蒙古四部之一的和碩特部,用武力擊敗了當時執政西藏的藏巴汗及噶瑪噶舉派。但和碩特部軍隊在西藏取得勝利後,長期屯駐當地不退,黃教與和碩特部實力懸殊,始終不能奪回大權。五世達賴圓寂後,桑結嘉措便開始了與和碩特汗王的鬥爭。近年來一些藏族歷史研究者認為,桑結嘉措受到歷代詬病的行為,都是為了擊敗和碩特部以獲得民族自治,比如密不發喪,以五世達賴名義向清政府請封為王,借助準噶爾軍事力量等等,不能簡單地視作個人篡權陰謀。

到倉央嘉措入主布達拉宮時期,權力的較量白熱化了。桑結嘉措終於決定先下手為強,他秘密派人在和碩特首領拉藏汗的飯中下毒,卻被發現,拉藏汗大怒,立刻調集大軍擊潰藏軍,殺死桑結嘉措,並致書清政府,奏報桑結嘉措謀反,又報告說桑結嘉措所立的六世達賴倉央嘉措沉溺酒色,不理教務,不是真正的達賴,請予貶廢。康熙皇帝於是下旨:拉藏汗因奏廢桑結所立六世達賴,詔送京師。

據傳說,倉央嘉措被押解離宮之前,十分坦然平靜,也許九年宮內生活使他飽受精神之苦,不論以怎樣的方式離開,都是一種解脫。他走出宮門,忽然回頭對隨從說,不要散失我的詩稿,來日還要交還給我的。

1706年,倉央嘉措在押解途中,行至青海湖畔去世,據《聖祖實錄》記載:拉藏送來假達賴喇嘛,行至西寧口外病故,時年24歲。

還有人傳說,他是捨棄名位,決然遁去,周遊蒙古、西藏、印度、尼泊爾等地,後來在阿拉善去世,終年64歲。

儘管從黃教教規來看,倉央嘉措品行有瑕,但虔誠的藏人認定他是達賴轉世的化身。倉央嘉措為人謙恭有禮,雖遊蕩市井卻從不仗勢欺人,寫下那麼多膾炙人口的情歌,被藏民衷心熱愛。傳說倉央嘉措動身時,無數為他送行的人們淚流滿面,他的身前堆滿了數不清的潔白哈達。

身後的誤讀

倉央嘉措被廢黜後,拉藏汗另立益西嘉措為六世達賴。西藏各階層僧俗群眾,尤其是拉薩三大寺上層喇嘛們,堅決反對拉藏汗擅自廢立達賴喇嘛,他們要尋找倉央嘉措的轉世靈童。喇嘛們細心整理了倉央嘉措的遺物,發現這樣一首詩歌:跨鶴高飛意壯哉,雲霄一羽雪皚皚,此行莫恨天涯遠,咫尺理塘歸去來。後來的民間傳說認為,這是倉央嘉措寫給一位嫁到理塘的情人的,在當時,喇嘛們認為這就是六世達賴的轉世吉言,他駕鶴飛往理塘,他日還將歸來。喇嘛在理塘找到一位名叫格桑嘉措的靈童,後來他被尊為七世達賴。

倉央嘉措身已遠去,他的故事和詩歌卻代代流傳,藏族人熱愛這位至情至性的活佛,賦予他許多美麗神奇的傳說,近年來,藏文化在內地流行起來,又有人把一些帶有宗教特色的現代詩歌安在倉央嘉措名下。

至於《十誡詩》,這也是一個著名的偽作,其實十誡中只有前兩誡出自倉央嘉措之手:第一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這句開始,都是後人添加的句子。

對於倉央嘉措這個神秘詩佛的情歌,有人認為並非凡俗眼裏的男女戀情。多年研究倉央嘉措詩歌的作家龍冬說,倉央嘉措的詩歌既不是宗教詩,也不是純粹的政治諷喻詩。它就是一個寫的詩,有的涉及到宗教情懷,有的可能是政治鬥爭,也有跟班禪老師的感情,有的也可能涉及到別人對他的不理解,我們要人性地去看待他,他是一個而不是一個”“已知的倉央嘉措,似乎是一個從歷史背景和他生活信仰中剝離出來的倉央嘉措,已經完完全全變成一個情聖了。這是對倉央嘉措的誤讀

倉央嘉措的詩,究竟怎樣解讀是正解,怎樣是誤讀,始終沒有統一答案,連同他本人的經歷、性情和最終的歸宿,都是無處探尋的歷史謎題,關於他的文獻資料實在太少了,只留下百餘首動人的情歌,寫成的黑色字跡,已被水和雨滴消滅;未曾寫出的心跡,雖要拭去也無從。

來源:網路

作者:李鹿

 

文章標籤

c770720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